醒來時已經是七時了。幸好昨天還不算喝了太多酒,沒有什麼宿醉的反應。用過早餐後,有點無所事事。阿 Lung 和其他人都出海到蛇島和沙洲去,會暈船的阿 Lin 當然是沒有一起去啦。

0008DSC_0261.jpg  於是我、阿 Lin 和阿瑜便組成了探險隊,決定繞著島上的步道巡行一周。

  「反正只是四公里半,一小時多就走回來啦!還可以慢慢觀賞島上的生態。」回想起來我們真的是太樂觀了…

  九時四十分我們正式從 Base Camp 出發,以順時針方向繞島。步道並不是那些很明顯的石板或木板路,只是工作人員稍微把雜草和欄路的大樹幹清除了,隱隱約約看到的小路。不過每隔一百或二百米,均會在路邊豎立一個小小的標距柱,所以就算不小心走錯了路,也可以很快地察覺。

  進入森林後不久,三個人還是有說有笑,非常輕鬆地在散步。途中看見不少熱帶雨林中才能一見的植物、巨大的蕈類等,都會停下來拍拍照,慢慢的細賞。雖然密林之中暗暗的一片,讓人有一丁點的不安感;不過很快就習慣了,而且還覺得漸漸像和這片大自然融和了一樣,感覺非常的舒服。

  奇怪的是,在林中走了近半小時的路,還是沒有看見什麼生物。偶而從地上枯葉傳來的「沙沙聲」、看見小小的蜥蜴掠過,總是沒能趕得及舉機拍照。但除了這種小東西之外,卻沒有看見什麼比較大型的動物。

  走到一處菌類叢生的地方,等待阿 Lin 阿瑜拍照的時候,忽然阿 Lin 雙手緊抓著我的手臂,然後大叫: 「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哇媽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也情不自禁的隨著她大叫。

  定下神過來,原來剛才有一隻小小的生物(不知道是什麼,我們都太驚惶了),爬到阿 Lin 的腳掌上,還咬了她一口…

  經過這個事件,我便跟他們說: 「好啦,阿 Lin 負責拍照,阿瑜負責看地圖… 那我負責走在前面餵猛獸罷 XD」在地上撿了一支有丫的樹枝,走在前面一邊掃著地上的樹葉,一邊前進著。

  隨著進入了森林越久,我們觀賞周遭景色的興趣也漸漸降低… 因為實在是太無趣了!周圍都一直只有樹、蕈類,看不到遠處的景色,眼前就只有無止盡的密林!而且已經走了一個多小時,才只是剛穿過到島西邊盡頭的泳灘去,也令我們覺得非常奇怪。

  到了十一時多,我們才看到第一個正式的路牌,標示我們已走了接近三公里的路… 「不是說全長只有四公里半嗎?!」「走了三公里我們還在島的西邊啊!」這時候卻真的是進退唯谷,往前走,也不知道還有多少路程才回到 Base Camp;往回走麼?誰知道是否還比較遠呢?和阿瑜商量了一下,還是覺得繼續前進比較划算。

  接下來一路無事,三個人默默的趕路,我一邊看時間一邊盼望能早一點回到 Base Camp。一來是這山路實在是太無聊了,二來是只有我們這三人進了密林去,卻遲遲不歸,隊友們可能會很擔心也說不定。再繼續走了一小時多,終於抵達了火山泥漿浴池。從這裡回到餐廳只有一公里的路程,心裡終於也比較踏實了。

  回到餐廳的途中,有一所讓旅客更衣的木造建築物,上面密密麻麻的佈滿泥掌印。在陰暗的樹蔭底下,看起來有一點點的詭異感。我打趣說很像是「神雕俠侶」中,李莫愁所打的血掌印一樣。

  十二時半,我們終於回到餐廳。幸好浮潛的隊友也只是剛回來,沒有令他們擔心。

0025P1130165.jpg   午飯後小休了一下,便回到小屋中更衣,接著便衝進海裡暢泳去。Base Camp 外的海灘,水不算清澈見底,不過總比香港的泳灘好太多了。舒舒服服的享受了半小時的海水浴,便躺到吊床上感受悠閒的時光。Cannie 一早便在那邊躺著,剛躺下,Cannie 便說: 「哎呀,忘了拿飲料來… 」

  剛好這時候,阿瑜走過來問: 「要拿點什麼喝的嗎?」我們當然連應答好,躺到吊床上之後,真的再也不想起來走動哩。

  「嗯… 好想上廁所… 但是又不想起來…. 嗯… 還是再忍一下好了… 」

  吹著海風、聽著海浪聲很頽靡的渡過了兩小時。下午三時左右,回到了餐廳集合,準備到火山泥漿區去。

  到火山泥漿區前,必須把身上一切的飾物除下,因為萬一在火山泥中丟失,這些小物會一直沉到池底下,再也找不回來的。之前有一對新婚夫婦在這裡渡蜜月時,就是在泥漿浴裡把結婚戒指弄丟了(喔喔喔,池底應該有很多寶藏的說)。而且也不建議穿泳裝以外的衣服跳進去,因為火山泥的粒子很細,會鑽進衣服的纖維裡洗也洗不掉的。

0046DSC_0443.jpg   空著雙手走過那一公里的山路,到達了泥漿地帶時,我和阿 Lung 第一時間便跳進去。濃泥漿的那一邊是比較冷的,泥漿黏在身上的感覺初時有一點點難受,慢慢就習慣了。不知為什麼,看著彼此身上都黏滿厚一層泥漿,便不能自控地傻笑起來。隊員們一個接一個的跳下浴池去,起初很多人都不敢把臉都用泥塗滿,不過 Simon 和雀仔率先把自己塗個滿滿的,還扮起石像來。大家見狀也紛紛把自己塗成一個泥人般,歡樂的喧鬧聲持續的響遍整個泥漿地帶。

  待了個多小時,各人都陸續上岸。因為附近並無任何沐浴的設施,我們必須滿身泥濘的狀態下回頭走那一公里的山路回到 Base Camp。起初大家都想穿回拖鞋再走,不過因為雙腳都沾滿滑溜的泥漿,所以穿著鞋子的話,腳下根本就是滑得不能走路。硬著頭皮光著腳走,又被路上的樹枝刺得哀哀叫,非常的狼狽。

0073DSC_0475.jpg   終於走到了 Base Camp,一個個在 Survivor Island 的門匾下擺 Pose 拍過照後。雙手拎著拖鞋,啪噠啪噠的走到碼頭的盡頭縱身一跳──任由海水把身上的泥濘沖去,再慢慢的游回岸邊,回復了一個人模人樣。

  洗過澡後回到海灘去靜待黃昏的來臨。晚餐過後,把手提電腦拿到餐廳,跟簡 Sir、Simon、小師妹、阿 Lung 、大劉和阿瑜商借了記憶卡,把之前的照片複製一遍。順便也讓大家看看照片和短片。

  接著我們還是移師到碼頭去繼續歡樂的時光,因為酒已喝得七七八八,今天的我們只是到碼頭坐坐,看看星星而已。不過小屋子空著不用也覺得蠻浪費的,於是我們的隊員便想了一個前無古人的使用方法… 在那邊架了兩檯麻將。令人蠻驚訝的是,這個小島上真的有麻將出租。

 

相簿連結: http://www.facebook.com/album.php?aid=86537&id=759088088&l=4fa3bc16dc

創作者介紹

勁過呂布的無聊日子

superlub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