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17DSC_5369.jpg    今天七時正,我們在餐廳集合,吃過一頓豐盛的早餐,依循導遊的指示到登山口去把多餘的行裝交給聘請來的 Porter。這些運送員真的很厲害,比騎著火電的 Harry Potter 還要快的 Porter,身上還背著我們共三十多公斤的行李,仍然是健步如飛。Porter 的收費也不算貴,一公斤只收 10RM,而且還是來回的價錢!而接下來的旅程,則完全讓我體驗到各位 Porter 的苦勞。

 

  在登山口那裡有一個小小的販賣店,有出售靭性不錯的木制登山杖,有些團友買了兩根作「雙槍俠」,看起來還蠻不錯的,下次可以考慮試試效法。登山路徑每 1KM 會有一個休息涼亭,附近也有來自神山的山泉水和洗手間。基本上登山者不需攜帶太量的水上山,五百毫升左右就夠用了。

 

  一開始時發生了小小的事件,阿連竟然到這個時候才發現自己把手錶遺留在房間裡了。於是 Cannie 很貼心的走回去。通過對講機知道已在房間裡找到手錶,我們便續上路了。

 

  第一段路徑是可怕的長梯,為免休息太多反而更累,我一直慢慢的、不過持續的爬梯。不知不覺間竟然在第一個亭便追過了所有先行的人,直到走到第二個休息亭,回頭一看才發現我竟然落單了 XD

 

  不過也不能管那麼多了,山風又大氣溫也很低(大概 12-15 度),要是等得太久著涼了反而糟榚。二號到三號休息亭的路程相當輕鬆,主要是下坡道以及平路,非常的好走。過了 3KM 處,又再開始有一些上坡的道路,雖然辛苦但也還受得了。不久之後遇到了德哥,便一前一後的兩人同行。

 

  在四號休息亭遇到了兩名華人,攀談開來原來他們是從星加坡來登山的。(下稱星男、星女)接下來可慘了,第四號休息亭之後,坡度明顯增加。每台梯級亦漸漸變高。幸好的是天氣不錯,高山上面比較低的氣溫、時而吹拂的清爽微風以及兩旁茂密的綠蔭都給我們一個絕好的上山環境。

 

  接下來到了五號休息亭,時間亦差不多十二時了。依照導遊之前的講解,應當在五號亭稍作休息和吃飯。於是我和德哥決定在這邊用膳,順便等候落後了的中隊隊友。把隨身背包放下,穿上擋風衣服吃午飯。因為這裡剛好可以看到神山的諸峰,我在吃便當前先拿起了相機拍一下短片。在這個時候,德哥叫了一聲: Denis 你看!」循著他的手看過去,原來是一頭松鼠,匆匆的奔過我們身旁的樹叢。

 

0099CIMG0320.jpg

  把便當打開,裡面還真的有點豐富: 一瓶五百毫升的清水、一罐運動飲料、一個小小的蘋果、兩卷春捲、三份三明治、一顆水煮蛋和一件炸雞。可能是嗅到食物的味道,有一隻小松鼠走到了附近來張望。於是我拿手上的食物來引誘小松鼠出來。一不小心把春捲也扔到地上,牠先退縮了一步,然後很快的竄出來把春捲 銜走了。德哥見狀,說: 「牠們大概快要『進化』成老鼠了罷。」

 

  在五號亭裡遇見一對香港來的夫妻,和之前遇到的星加坡人一樣是兩人自由行,在這聘請山導登峰的。他們的山導名字叫「柏冬」(音譯)。在我和德哥等到中隊到達五號亭前,他們便起步先行了。而休息了接近四十分鐘,中隊的隊友們都抵達,於是我和德哥也就隨即先行起步。

 

0124CIMG0356.jpg

  五號亭至六號亭一段仍是坡度頗高的梯級,主要是依著自然的山勢利用石頭、木塊和泥土搭建成的。走了一公里多,便到達一個分岔路口。一邊是通往山頂的 Base Camp,另一邊則下行至舊登山路的。岔路前(5.5KM 處)再遇上那對香港人,一起走了一小段的路。在路旁看見一株株結實纍纍的灌木,柏冬指著說: Raspberry,然後走進灌木叢中摘了幾枝,遞給我和他的雇主們。實在說除了草莓之外,我對所有莓類都有點感冒;不過這是人家盛意拳拳(當然不是指柏冬真的握著拳要脅我吃下去啦)的好意,也就不好推卻。吃了幾顆,酸味非常強不過真的很清新,要是在香港吃到這樣的野莓,我應該不致於會那麼討厭他們罷。

 

  不過在這裡小提一下,神山顧名思義是指「神所居住的山」。以前住在神山下的山地人們都相信,他們的人民在百年歸老之後,會化成神山裡的草木動物,所以很久以前是不准外人進入神山的範圍的。然而十九世紀後期,英國的探險家成功遊說山地人的長老,答允會尊重和愛惜山裡所有的東西,得到了進山的許可,之後神山登山道才得以慢慢建立起來。於是所有遊人應盡可能不傷害山中的一切,不能胡亂摘取和獵殺山上的動植物。只能取食用的東西,更不能浪費。

 

  通往山頂的路上,距離標記是以舊路作準的,於是一下子由 6KM 變回 4KM 計算(舊路總長 4KM,新路則為 6KM)。在 4.5KM 前我又漸漸的抛離了那對香港夫婦和德哥。也就是說,我又落單了。這段路上兩旁的植物漸少,應該是因為高度已達 2898 公尺的關係罷,已置身於雲海之上,看著霧氣隨著風繞著山峰,相當月起。從這裡已經可以很清楚的看見神山連綿的山峰了,不過我的路程還有 2KM

 

  抵達休息亭時二時二十五分,山風很強而且氣溫已降到十度左右。我一邊持續動著身體,一邊等待德哥和阿芹。不一會他們抵達,小休一刻便一起上行。這個時候體力已消耗不少,只要慢慢的一步一步走著。時間是二時三十三分左右。這樣一步一步的慢行,抵達最後一個休息亭時已是二時五十五分,短短的四百公尺路程竟然走了近半小時。

 

  一路無事,其實我也沒有心神去留意路上能有什麼事了,這時候我心裡想的只有:何時可以走到下一個標距柱?

 

0160CIMG0421.jpg   終於,下午三時半,我抵達神山近頂峰、海拔 3270 公尺的旅舍 Laban Rata,第一名,哈哈!在們會在這間 Laban Rata 吃飯,Raymond 便著我先進去餐廳喝些熱茶咖啡,或者去洗個澡也可以。我決定先去洗個澡。

 

  到了淋浴間,卻聽到一陣陣的「哀號」聲,以及「雪雪」聲看起來這裡的熱水還是不能用的。於是我只得脫了上衣,用毛巾沾水抺身。水龍頭流出來的水是取自山澗的,冷得要命。光是這樣抺身已讓我哆嗦連連。

 

  回到餐廳找了一張桌子,倒一杯沙巴熱茶,閒著無聊便取出筆電寫日記。直等到四時,同隊的隊友還是一個都沒有出現,我和 Raymond 也開始感到非常奇怪。取出了 Cannie 出發前交給我的對講機,呼叫了一下知道 Kelly 還剛在 6KM 處,而 Cannie 可能是收不到訊號,沒有回應,所以也不知道其他的人所在。直至四時半德哥和阿芹才出現,原來他們忘了出發前 Raymond 所說,先到 Laban Rata 集合,於是徑自到住宿的 Hut 去找我們了,本來他們只離我有十五分鐘的路程而已。

 

  直至五時左右,中隊的隊友都陸續抵達,餐廳內的侍應們也忙碌了起來準備晚餐的忙碌時間。因為在山頂雖然是有眾多的住宿旅店,但供餐的只有 Laban Rata 一所,所以整個山頂的住客都會在晚餐時份湧到這裡用膳。而這裡又採自助形式,據 Raymond 所形容,「好像銀行擠提」一樣。

 

  先到達的我們也先排隊取餐,食物也就是一般的白米飯、咖喱、羊肉雞肉以及少量的蔬菜,還有比石頭還要硬的麵包。用過晚膳,本應空出位子讓其他旅客使用,不過因為還沒有見到 Cannie Kelly 他們,我和阿芹也就坐在餐廳裡等待。五時半,阿 Lin Lung Cannie 都到達了,而四十五分時,大劉 Kelly 也都進入餐廳,全員安全抵達 Base Camp

 

  大劉甫進餐廳,便幽幽 (XD) 的說:「我為什麼要那麼辛苦呢?我在幹什麼呢?」我直截了當的答:「為了拍照嘛 XD

 

0193DSC_5638.jpg   餐廳有一個小小的陽台,這時候夕陽光照射到雲層上,染得一片橘紅。抵著冷風我走到陽台去拍晚霞,幾張過後手也僵了,抖著身子回到暖氣開放的餐廳。大劉把他的 D80 遞給我,叫我拿去拍。扭扭捏捏的裝不好意思一陣子,結果還是抓起手感滿分的 DSLR 跑出去吃北風了

 

  這時候,Raymond 安排好了幾位先吃完飯的隊友到 Hut 安頓,回來時跟我說:「你和阿芹就和我睡同一間房好嗎?」我當然是沒有問題,不過有點納悶,Hut 裡不是大房,混著睡的嗎?

 

  待所有人都吃過飯,也拍夠了照片(吃飽了北風),大家就拿著行李跟 Raymond 走到住宿的 Pendant HutPendant Hut 裡二樓分了三間房間,都是雙層的木床。其中兩間房可容納八個人,一間則是十六人,而 Raymond 的房間是其中一間八人房。本來 Cannie 打算是我們孖二六行山友是住在八人房裡,因為剛好就是八人;不過好像是先回去安頓的隊友的選擇,那就不好勉強了。

 

  我的房間其實也只睡了六人,Raymond、阿芹和我、一位外藉的獨身女旅客,以及在四號休息亭遇到的星加坡夫婦。外藉女仕睡在房門的下鋪,而且當我們到達時,已沉沉的睡著了。Raymond 睡在她旁邊的下鋪;星加坡夫婦則分別睡到房間最深入處的兩張下鋪。我睡在窗邊的上鋪,阿芹就是貼牆角的上鋪。睡褥是一般薄薄的彈簧式,上面躺了一個 Pendant Hut 所預備的乾淨睡袋。

 

  「七時半關燈。七時半關燈。」

 

  聽到管理人說出這句說話,令我差點沒有罵個「幹」。平常不到十二時也不睡的我怎可能讓我七時半就去睡覺

 

  回到房間,星男守坐在男女的床邊,拿著一本書默默的看;星女早就睡著了。提醒了一下七時半會關燈,然後我也準備下床睡覺去。才一剛睡下,一陣針刺般的疼痛伴著嘔吐感襲來。心知不妙,這應該是傳說中的高山反應罷?在床上輾轉反側,一直都不能入睡;又怕胡亂轉身帶來的抖動會驚醒下舖的星女。後來有點受不了了,慢慢的坐起身來,小心翼翼的下床。

 

  走到餐室,時鐘指著十時四十分,還有三個小時。往洗手間跑,經過阿龍他們的房間,傳來那熟悉的「交響樂」。在洗手間裡試著催吐,但不成功,卻換來一陣便意 (XD)。坐下來發現有一點點腹瀉的徵狀,聽到旁邊的間隔也傳來同樣的「水聲」,雖然不知道是誰,卻也產生了一點點有了同伴的安心感覺。樓上,仍然傳來陣陣打呼的聲音。

 

  回到床上躺下,頭痛強烈依然。不能入睡的深夜,靜靜的傾聽著一切的聲音:外面呼嘯著的風聲、窗門被風吹動的劈啪聲、以及一些短短的「噗噗」的聲音。正常覺得奇怪是什麼樣的聲音,忽爾自己的肚子裡有點怪怪的,「噗」的一聲,放了一個屁原來大家都在放屁 XD。通常睡不著的人都會以數綿羊來幫助入睡,結果後來我竟然是在「數臭屁」來幫助入睡。

 

  想當然,數這種東西一定不可能入睡,而且一直數還得忍著笑,越發精神了。別問我數到哪裡才發現這個現實,我不記得也不想記得了。


相簿連結: http://www.facebook.com/album.php?aid=85659&id=759088088&l=51acfa523f

創作者介紹

勁過呂布的無聊日子

superlub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