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零零六年七月七日.七七迷路事變。

在護老院的玻璃大門外,一個流著冷汗的青年,茫然地思索自己前世賣了多少個姑娘到妓院;大門裡一個阿公一個阿嬤,好奇地看著門外呆呆的年輕人,猜想著他為什麼年紀輕輕就想要進護老院。

(/‵′)/~ ╧╧ 幹你娘的中醫門診到底在哪啊!!!!!!


強裝鎮定的走回大路,回頭一看... 原來那個所謂的門診部,竟然在一條小巷子中的樓梯上......

算了,順利地掛了號。在診症室門外等著,不一會從裡面走出來一個年輕的女性,喊了一聲:「六號進來。」便轉身進房了。我看了看自己的號碼牌,原來我就是六號。

進了診症室,看到剛才那位年輕的女性竟然就是醫師,不禁呆了一下(我一直覺得中醫該是一位滿臉皺紋的阿公);那位女醫師抬頭看了我一眼,也呆住了。大概是她每天都只看到阿公阿嬤,忽然看到一個三十來歲不大不小的病人,有點不知所措吧。

診症開始,慣例地問一些關於我的身體的問題,我一邊回答,醫師的手指一邊在鍵盤上飛快地舞動。老實說感覺真的蠻奇怪的。最後搭一搭脈搏,搭左手的時候,可能是左手的脈博比較弱吧,醫師忽地手一緊,很用力地在我的腕上按了一下。幸好我沒有條件反射的去反拿她的手腕(汗)。


醫師在處方時,問:「你會不會煎藥?」
「要是簡單的話,我想是沒有問題的... 」
「嗯。」

似乎還是不太放心吧,她還是很親切的把煎藥的方法教一次,而且還用電腦列印了一張圖文並茂的教學給我。謝過她之後,拿著處方找配藥房。

在那個細小的中醫門診診所轉來轉去都沒有看到藥房。看到一個房間外擠滿了人,心想應該是藥房吧。伸長脖子一看,原來是跌打診症室。被裡面正在替病人包紮的歐巴桑狠狠地瞪了一眼,悻悻然的把頭縮回去,吐著舌頭再尋找那可愛的藥房。

結果當然是沒有找到,又再拉不下臉來問人(今天實在丟太多臉了)。反正手中有處方,哈!我只要到中藥行裡去,便可以買到藥了。免得再跟這裡糾纏吧。

獨自逛了好些地方,本來想在上環的中藥行配藥,但想了一下... 要是藥房問我:「為什麼你不在醫院配藥?」我該怎麼回答呢?要是告訴他們我找不到藥房,那不是丟臉到家了麼?

於是,我想了一個完美的回答,若他們問我這個問題,我要回答:「呃... 是因為剛才過馬路時不小心跌在路上,藥也全毀了。」哈哈!完美。(... 後來回家再想一想,這樣回答其實也是很丟臉的 囧)

不過我得走遠一些... 太近醫院的話,他們可能會叫我回去醫院再抓藥。於是... 我走遠... 走遠... 走到了銅鑼灣 囧rz

在銅鑼灣時代廣場對面,一排舊舊的商舖中,夾著一所小小的中藥行。我鎖定了它作為我大冒險的終點站。走進去,裝著很內行的樣子,把處方交給站在櫃台的小哥,喊了聲:「掌櫃的,給我跟這方子抓三劑藥!」

「... 這位大俠,你是在拍劇嗎?」

好啦... 麻煩你替我配三包藥,拍謝啦 /_\

(請密切留意續集發展)
創作者介紹

勁過呂布的無聊日子

superlub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puffin
  • 左右手都要把脈的, 好像說是把不同的脈像 (我都不知怎樣形容).<br />
    <br />
    下次記緊問清楚點煲, 間間診所的煲藥方法都不同, 有些要浸, 有些又說<br />
    不用浸, 有些藥又要後加.
  • superlubu
  • 其實是有左右手都有搭過... 不過搭左手時她真的有用力捏了一下。那時<br />
    候我就想起《東成西就》裡,梁朝偉大叫:「我按住你的脈門,你死定<br />
    了!」 XDrz<br />
    <br />
    醫師姐姐有細心的教過我的,而且還印了一張煎藥方法給我,也有提醒我<br />
    薄荷要後加...<br />
    <br />
    話說回來,匹焚你可真是高手高手高高手呢...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