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時候我很容易就會流鼻血,而且還是嘩啦嘩啦的流... 被碰了一下也流、打噴嚏也流、鼻子癢揉一下也流,最誇張的是睡覺中也有機會流,還會把整個枕頭浸濕。

就這樣,有一天放假我比較晚起床,半夢半醒間覺得一直有支棍子狀的東西在戳我的頭。挨了幾下之後,忍不下去就直直的跳起來看...

「嘩!」我媽跟我姐一起呼叫,我媽手裡還拿著一根晾衣竹。兩個人站的遠遠... 一臉驚惶的看著我。

「媽、姐?幹嗎啦?」

「沒... 我們剛從菜巿場回來,看到你的模樣... 就... 拿晾衣竹... 」

「我什麼模樣?」

從姐姐手上接過一面鏡子,一看... 哇咧... 我的整個臉都塗滿了暗紅色、半凝固的血,我那頗長的頭髮也大都被血液漿起來... 差點害我把鏡子摔出去....

「我們回來看到你一臉都是... 血... 以為你要麼是毒發,七竅流血而亡;要麼就是剛才強盜闖空門,一鎚打死你了... 所以拿晾衣竹戳看看... 你要是再過半分鐘沒反應... 我們就要找警察了... 」

啊呀?你們究竟是不是我的親生母親、親生姐姐咧,這麼孝順的兒子,可愛的弟弟要是毒發身亡了,你們也沒哭一聲、淚半滴也未流... 就只是去戳戳看,想要確定是不是真的掛了?!!

嗚呼... 這件事激起了我求生的意志,不知怎地,後來就很少會這樣流血了 -.-|||
創作者介紹

勁過呂布的無聊日子

superlub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